日本多地頻發涉疫詐騙案件

  □ 本報駐日本記者 冀勇

  近來,日本首相菅義偉因疫情應對不利和疫苗接種滯后備受指責,內閣支持率連創新低。然而禍不單行,今年以來日本各地涉疫苗詐騙案件頻發,這對本已焦頭爛額的日本政府而言可謂雪上加霜。據日本TBS電視臺報道,日本消費者廳透露,截至5月17日,日本各地消費生活中心收到涉及新冠疫苗詐騙的問詢已達95件,中央及地方政府不得不分出精力呼吁民眾嚴防涉疫苗詐騙。

  涉疫詐騙案件激增

  因政府組織疫苗接種混亂滯后,日本民眾對自己及家人何時能夠接種感到不安,這為詐騙團伙提供了可乘之機,各種以疫苗為由頭編織的詐騙套路層出不窮。5月以來,謊稱“代理預約疫苗接種”索要金錢的詐騙案件接連不斷。

  根據東京警視廳消息,今年以來上述涉疫苗詐騙案件數量呈激增態勢,并且詐騙手法形式多樣不斷翻新。更嚴重的是,詐騙團伙并不僅僅滿足于數萬、數十萬日元的小額詐騙,而是以涉疫苗詐騙為開端,刺探搜集個人及家庭信息,物色選擇容易上當受騙的對象,進而實施更加惡劣的犯罪。

  比如,某40歲男性市民接到自稱疫苗機構的電話,對方稱花50萬日元可接種醫務人員剩余疫苗;某80歲女性市民接到自稱保健所職員的電話,對方稱預約接種需交納接種費和住宿費10萬日元,接種后返還;某50歲男性市民接到自稱非盈利法人的電話,對方稱交納5000日元可優先接種。此外,有的詐騙團伙還制作各種疫苗接種相關的假網站、非法鏈接進行“釣魚”詐騙。

  實際上,自2020年開始,涉新冠肺炎的新型特殊詐騙案件就已經開始增多,例如,去年春天頻發的“下水道詐騙”、去年秋天頻發的“送貨詐騙”等。據日本警察廳統計,2020年特殊詐騙案件發案數達7373件,較前年增長8.2%,創歷史新高。進入2021年,特殊詐騙案件的 百家樂 增長勢頭并未放緩,僅廣島縣截至今年3月已發生超過50起特殊詐騙案件,涉案金額超去年全年1倍。特殊詐騙案件中相當一部分為涉新冠肺炎、涉疫苗詐騙。

  消費者廳已經發表聲明,關于疫苗接種問題,地方政府不會向民眾索取費用或個人信息,如果對方稱其是地方政府的工作人員,表示可以代為預約接種,則有可能是詐騙行為,呼吁民眾切勿立刻答應對方的要求,不要上當。

  國民情緒焦躁不安

  當前,盡管日本政府已經第三次發布緊急事態宣言,但疫情蔓延的情況一直沒有好轉,再加上變異病毒的擴散,重癥病例和死亡病例持續增加,民眾緊張不安情緒日漸積聚。

  根據日本研究特殊詐騙犯罪的相關人士分析,涉疫苗詐騙案件激增與民眾不安情緒上升成正比。具體來說,“下水道詐騙”頻發期正值日本政府剛通過應對新冠特別措施法準備發布首次緊急事態宣言之際,民眾不安情緒升高;“送貨詐騙”頻發期正值全國日新增感染者人數超2000之時;而今年1月頻發的涉疫苗詐騙正值日新增感染者人數達到峰值之際 娛樂城體驗金

  據日本共同社5月16日報道,目前85%的民眾對政府的疫苗接種工作表示不滿,90%的民眾對變異病毒的擴散表示不安。特別是不會使用電腦和網絡、單獨居住的老年人,因擔心無法順利預約接種,緊張不安情緒更為強烈,極易落入不法分子的詐騙套路。今年3月被逮捕的某特殊詐騙案的下線人員竟是一名70多歲高齡的老年婦女。

  更可悲的是,不少陷入經濟困境的日本民眾轉而成為社會的不穩定因素。由于疫情導致失業增加和就業不安,很多人在網上尋找單次工作機會,成為打零工的人。即使是就職于特定企業的員工,利用居家辦公的空閑時間干副業的也大有人在。據日本研究特殊詐騙犯罪的相關人士稱,不少因疫失業、因疫減薪人員為生計選擇了充當詐騙團伙的幫兇。

  此外,由于日本疫情長期得不到緩解,很多既有社會問題進一步加劇、惡化,比如女性自殺率上升、收入差距拉大等。這些社會問題的突顯進一步加重了民眾的不安和憂慮。

  疫苗接種陷入混亂

  涉疫苗詐騙案件高發從另一個側面折射出日本政府疫苗接種工作的混亂滯后。根據日本時事社報道,日政府原計劃7月底完成對3600萬高齡人群接種,但截至5月13日僅有4.5萬人完成了第二針接種。

  為加快接種工作,各地方政府從上月起陸續展開面向高齡人群的接種預約工作,但組織實施過程中問題頻頻,電話不通、網站無法連接、預約不上、咨詢現場人滿為患的情況在日本多地相繼出現。其中,神奈川縣橫濱市5月3日上午9點開始的接種預約剛剛進行了45分鐘就因預約人數過多導致系統崩潰而被迫中斷。

  感受到危機的菅義偉指示自衛隊在東京和大阪設置兩處大型集中接種會場。但5月17日開放接種預約首日,自衛隊預約系統就被發現存在嚴重漏洞。東京會場原本限定只有東京及臨近3縣區域內的65歲以上老人才可以預約接種,個人預約時必須輸入身份信息代碼及出生年月日,但記者發現,只要隨便輸入任意數字就可以進行預約,這很可能導致在今后的接種過程中出現混亂局面。

  此外,由于自衛隊與地方政府的接種預約工作同時推進,難免出現“重復預約”現象。但是,政府對此竟沒有任何應對之策,完全僅僅依靠老年人自己進行預約和取消預約等操作,這必然造成疫苗管理的低效和浪費。對此,自衛隊相關工作人員坦言,到時只能“邊走邊看”了。

  菅義偉指示自衛隊開設大型集中接種會場本意是希望借此促進各地疫苗接種工作扭轉滯后局面,為奧運會營造氛圍,提振支持率。但是,東京、大阪兩處集中接種會場合計每日最多只能接種1.5萬人,到活動結束的8月24日最多只能接種135萬人,此舉究竟能在多大程度上助推各地疫苗接種工作尚不得而知。一旦現實不及預期,菅義偉內閣扭轉局面的“王牌”恐將為其帶來“致命傷”。

Previous post 美國”放水” 全球”遭淹”
Next post 安徽全面清理地方性法規政府規章和行政規范性文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