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土地法大綱》及暴風驟雨般的土地改革

  □ 本報記者 韓丹東

  □ 本報實習生 楊蕙嘉

  從河北省平山縣西柏坡紀念館向西南方向步行幾百米,是一座土坯構建的院子,在這個土墻黑門的院子前有一塊石碑,上面刻著“全國土地會議會址”。

  由于建設崗南水庫,當時召開會議的地址已經位于水面以下,現在的會址是按原樣復建的,保留了歷史的原貌。

  1947年5月,劉少奇、朱德率中央工委來到平山縣。7月至9月間,在平山縣西柏坡,劉少奇主持召開了全國土地會議,并通過了《中國土地法大綱(草案)》。

  隨后在各解放區開展的轟轟烈烈的土地改革,使中國兩千多年的封建土地制度土崩瓦解,讓日月換了新天。

  會議推遲一年召開

  大革命失敗后,中國共產黨在全國各蘇區領導開展了為期十年的土地革命斗爭,初步形成“依靠貧農、團結中農、限制富農、消滅地主階級”的土地革命路線。

  全面抗戰爆發前夕,為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共同抗日,中國共產黨停止沒收地主土地的政策,轉而在農村開展“減租減息”運動,以改善民生和聚集抗戰力量。

  抗戰勝利后,面對國民黨挑起的全國內戰,中國共產黨為保衛勝利果實,滿足廣大農民的土地要求,重啟土地斗爭。

  1946年5月4日,中共中央發出了《關于土地問題的指示》,即著名的“五四指示”。

  從此,解放區的土地政策,由抗戰時期延續下來實行的減租減息,向沒收分配地主土地、實現耕者有其田的徹底土地革命過渡。

  “五四指示”的頒布對于發展解放區經濟和改善人民生活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但受歷史條件限制,為了徹底實行耕者有其田,中國共產黨決定對“五四指示”進行調整。

  1947年1月10日,劉少奇為中共中央起草了致各中央局、各區黨委電,決定5月4日在延安召開全國土地會議,討論和解決土地改革中的各種問題。

  但這個決定剛作出兩個月,國民黨軍隊便大舉進攻延安,中共中央不得不作出撤離延安的決定。

  在這種情況下,原定于5月4日召開的土地會議不能按期舉行了。3月19日,中共中央發出了致各中央局、分局電:“延安情況緊急,五四土地會議之地點及日期 娛樂城體驗金 ,恐須看以后情況之發展再行決定。望各地出席會議代表暫在原地待命,待中央通知后再起身,但東北代表應即起身到山東或晉察冀待命。”

  3月29日,中共中央撤出延安后,把中央機關分為中央前委和中央工委。中央工委由劉少奇、朱德任書記和副書記,其中一項重要任務就是繼續籌備召開全國土地會議。

  5月初,中央工委到達平山縣,5月31日通知各解放區:“全國土地會議定于7月17日在晉察冀的平山縣召開,各區除區黨委務須派一負責代表到會外,各地委亦可出席代表一人。”

  通過《中國土地法大綱(草案)》

  為了參加此次會議,在1947年六七月間,各解放區的代表沖破封鎖線,穿過硝煙彌漫的戰場,風塵仆仆來到西柏坡。

  7月17日,全國土地會議開幕。會場設在西柏坡村西邊一條山溝中的一塊空地上,出席會議的有晉察冀、冀晉、察哈爾、太行、太岳、晉冀魯豫、冀魯豫、冀南、冀熱遼、晉綏、陜甘寧、東北、山東等解放區的代表,共100余人。

  資料顯示,參加會議的中央工委、中央后委和各解放區代表及晉察冀軍區部隊的代表(含列席會議的青年會議代表)共計150人左右。

  會場條件十分簡陋,主席臺上搭了幾塊白布,以防太陽照曬,左右有兩排長桌子供主席團和記錄人員用。各地的代表就坐在主席臺前的石頭上聽報告。此時已是盛夏,每天早上5點半就開始開會了,8點在會場吃早飯,開到10點或11點,代表們回到駐地吃午飯,下午三四點開小組討論會。

  由于天氣炎熱,很多代表邊開會邊使勁搖著蒲扇。天氣炎熱,代表們的心里亦十分火熱,中國人民盼望千年的好事就要夢想成真了。

  會議分為兩個階段。第一階段是7月17日至8月31日,主要由各代表團匯報情況,討論解決辦法;第二階段是從9月1日至9月13日,著重討論平分土地政策,討論和通過《中國土地法大綱(草案)》。

  經過近兩個月的醞釀和討論,全國土地會議對于如何進一步進行土地改革和整頓黨的組織達成了共識,基本完成了預定的任務。

  9月13日,大會召開了最后一次全體會議,通過了《中國土地法大綱(草案)》,決定在各解放區普遍進行整改。

  掀起土地改革浪潮

  10月10日,中共中央批準了《中國土地法大綱》,并決定將之公開發表,付諸實踐。

  《中國土地法大綱》一共16條,其主要內容為“廢除封建性及半封建性剝削的土地制度”。為了貫徹全國土地會議精神,落實《中國土地法大綱》,各解放區相繼召開了本區的土地會議。而這些會議時間之長,人數之多,都是各解放區歷史上少見的。

  《中國土地法大綱》成為一個在全國徹底消滅封建剝削制度的綱領性文件,它極大調動了農民的生產積極性,不僅對保證解放戰爭勝利起了決定性作用,而且為新中國成立后的土地立法和土改運動提供了歷史經驗。

  隨著各解放區土地會議的召開,平分土地迅速成為家喻戶曉、婦孺皆知的大事情。在很短的時間內,解放區呈現出“土改狂潮遍地來”的新形勢。

  這次改革主要特點是全黨動手、行動快、聲勢大。如東北區的大部分是抗戰勝利后解放的半老區,小部分是1947年解放的新區。1947年冬普遍進行了平分土地運動,半老區在平分前大部分經過初步土改和復查,群眾已被基本發動起來。

  1947年12月,東北解放區開始開展平分土地運動。一般的做法是重新丈地、評級、按人口分配,到1948年2月中旬,東北解放區鞏固區的封建土地制度已經被徹底廢除。

  據松江、龍江、合江、嫩江四省的不完全統計,平分土地5000余萬畝(包括前幾次運動沒收分配的土地),沒收征收牛馬40.8萬匹、金子19500萬兩、銀子47300余兩、衣服520余萬件,各省已基本沒有黑地。

  而且,地主、富農的統治地位隨著他們的封建剝削一去不復返了。大多數地區以貧雇農為骨干的農民群眾,真正掌了權。農民穿上了較厚實的衣服,住上了大院,有了車馬,部分貧雇農安了家娶上媳婦。因此群眾參軍參戰、擁軍優屬、繳納公糧十分積極,如松江省呼蘭縣計劃擴軍2500人,而自動報名的有7000多人。貧、雇、中農一般都參加了運動,很多男女農民要求加入中國共產黨。

  西柏坡紀念館陳列著一封信,信為兩頁,信封上寫有“毛主席親收”,信是用毛筆豎寫的,信的內容是:

  “毛主席啊!沒有您我們真得餓死啦,這回我們都翻身了,分了地, 百家樂 分了馬,分了衣服、糧食,都有吃有穿也都抱團了,一定打倒大地主,打倒反動派!眼看到了冬天了,你那里很冷吧?給你捎去了一件皮大氅,一雙靴子,一雙毛襪,一頂帽子,這是我們的翻身果實,也是我們的一點點心意,請您收下吧。我們都想看看你,離的(得)又這樣遠也見不著你,請你把最近的照片給捎一張來吧。”

  落款是“哈爾濱市顧鄉區靠山屯全體翻身農民”。

  解放前東北的農民在封建地主、土匪和日偽統治者的三重壓迫下一貧如洗。隨著封建制度的廢除和轟轟烈烈的土地改革,農民實現了“耕者有其田”,真正成為土地的主人,現代作家周立波創作的長篇小說《暴風驟雨》就是那個時代的真實寫照。

Previous post 美國”放水” 全球”遭淹”
Next post 安徽全面清理地方性法規政府規章和行政規范性文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