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訪吳孟超二三事

   5月22日下午,手機忽然響了,打開一看,朋友傳來一條微信:“吳孟超院士去世了。”放下手機,吳老微笑著的面龐就浮現在我眼前。作為科技記者,我數次采訪過吳老,有幾件小事,讓我印象深刻。

   我第一次采訪吳老是在2006年的元旦,那一年,他獲得了2005年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集體采訪安排在北京友誼賓館。吳老穿著軍裝走進來,和藹地跟大家問好,然后表示歉意:“今天是新年,大家本來該休息,可我只有這個時間,真是非常抱歉!”采訪時間很長,大概持續了將近4個小時,吳老一點也沒有不耐煩,他認真地回答記者們的每一個問題,對自己拿不準的問題也不敷衍回避,而是很認真地讓助手記下來:“我核實后再告知你。”

   我外婆是因肝硬化去世的。采訪結束后,我哽咽著對吳老說:“我要是能早點知道您就好了。”吳老拍拍我的肩膀,語氣溫柔:“你是個好孩子,不要難過。中國是肝病大國,我們一直在努力發展肝膽外科,就是希望提高普遍的醫療水平,讓更多的病人能夠受到良好的治療。”

   提高中國肝膽外科水平、提升中國肝膽疾病基礎研究,讓更多病人受益——這是吳老一直追求的目標。2010年5月,我又一次采訪吳老。他興奮地介紹:“上海嘉定區安亭鎮給了我們400畝地,規模更大的東方肝膽外科醫院和科學研究中心上個月已經破土動工。肝炎以及肝癌研究已經被列為國家科技重大專項,臨床與基礎研究將在這里更加緊密地結合,我們不僅能為更多患者解決痛苦,也將更持續、更深入地開展基礎研究。”這個醫院,就是今天的東方肝膽外科醫院安亭新院。

   我最后一次采訪吳老,是在2016年的院士大會上。95歲的他依然精神矍鑠,還經常上手術臺。就在來北京開會的前幾天,他還為一名64歲的女患者成功實施了手術。肝膽外科手術時間長,很消耗體力,因此大家勸吳老別再手術了,要照顧好身體。但在這一點上,一向隨和的吳老很是“任性”,他說:“做得動就做,管它什么年齡。”

   其時,正是建黨95周年,吳老回憶了他19次遞交入黨申請書的經歷,“1956年3月18號,找我談話了,批準入黨,我高興得不得了啊,真的高興得不得了。對我 娛樂城體驗金 來說,黨員不僅是身份,更是信仰,是靈魂的寄托。”

   今天,吳老永遠離開我們了。但我相信,這些往事不會隨著歲月流逝而模糊——在這位老人的身上,我看到了認真、寬容、堅韌、勇于創新、百折不撓等優良 百家樂 品質,感受到了信仰的力量。吳老,是我終身學習的榜樣!

Previous post 心中時刻裝著國家和人民(望海樓)
Next post 就業季,讓監管覆蓋”信息泄露盲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