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骯臟的貨幣”再遭強監管,比特幣投機者和礦工怎么看?

  經歷了特斯拉CEO馬斯克(Elon Musk)出貨、“不環保”言論的暴擊,幣圈又迎來了中國的監管升級。

  截至北京時間5月23日18:30,一枚比特幣的價格報35241美元,相較之下,今年4月,比特幣曾觸及64374美元的歷史新高。

有人all in,有人信仰松動

  “幣圈”日前迎來監管重拳整治。5月21日,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召開第五十一次會議,金融委特別強調,打擊比特幣挖礦和交易行為,堅決防范個體風險向社會領域傳遞;5月18日,三大行業協會集體發聲,要求會員機構不得開展虛擬貨幣交易兌換以及其他相關金融業務等。

  5月19日,比特幣盤中一度下探至30000美元整數關口,日內最大跌幅超10000美元、近30%,創今年2月以來新低。

  面對沖擊,據記者了解,一些多次經歷“腰斬”行情的幣圈投機者卻表示淡定,更不乏大呼“all in”的抄底者。

  “我已經果斷滿倉殺入比特幣了。”一位投資比特幣多年的礦工對記者表示。

  但也有一部分“信徒”的信仰開始瓦解。他們一方面是因為“幣圈教主”馬斯克的倒戈,另一方面也在擔憂未來全球流動性退潮和全球監管升級。

  已膨脹到2萬億美元的加密貨幣市場今非昔比,可謂對傳統金融體系穩定構成了威脅,大量資金進出加密貨幣,可能影響央行通過傳統金融體系對經濟的調節能力,而仍嚴重依賴傳統金融系統和法幣進行購買和退岀的加密貨幣市場,也可能面臨現有體系的不斷打壓。

  幣圈普遍的擔憂在于,一旦全球監管機構下定決心絞殺加密貨幣,其實可以做到的方法有很多。例如,不僅可以通過銀行系統切斷法幣對加密貨幣的買賣支持,還可以通過司法系統起訴和逮捕“教主們”;通過網絡審査,禁止一切關于加密貨幣的討論和宣傳。此外,潛在的監管手法還包括可能讓蘋果、微軟和谷歌禁止在自己的操作系統上安裝任何加密貨幣錢包和客戶端。

  礦工更擔憂停電

  除了投機者,礦工也是整個加密貨幣生態中的關鍵部分,而他們自身多為加密貨幣的持有人。接受記者采訪的礦工和知情人士表示,礦場目前多數仍正常運作。

  “礦場大多位于四川和內蒙。四川多為水力發電,相對是清潔能源,很多水資源不用其實也浪費了,因此大家不太擔心;但內蒙古都是燒煤的,所以大家現在擔心的是,環保行動會不會對挖礦有所限制。”某加密貨幣錢包公司創始人、原某比特幣礦池負責人對第一財經表示。

  另一位于四川的礦場負責人對記者表示,目前礦場運作仍沒有什么變化。

  比特幣生產需要發揮計算機的算力,且極為耗電,這對于水電站而言是一筆巨大的收入。去年以來,在火爆行情的帶動下,礦工的挖礦收益隨之攀升,進而推動礦機需求激增,各大采礦公司紛紛加購高算力礦機,希望能夠趁幣價處于高位且挖礦難度增加,通過提高算力來獲得更穩定的挖礦收益。

  一名礦工對記者表示,在他2019年剛進場時,比特幣大約反彈至10000美元的水平。當時,礦工們的財富來源于每10分鐘左右生成一個不超過1MB大小的區塊(記錄了這10分鐘內發生的驗證過的交易內容),串聯到最長的鏈尾部,每個區塊的成功提交者可得到系統12.5個比特幣的獎勵。“一個月50臺礦機大概要花4萬~5萬元的電費(按照0.32元/度的恒定電價),2019年基本每個月都有幾萬元的穩定收入。”

  “其實礦工不太怕幣價跌或波動,只要能持續挖礦就能有收益,最怕的就是停電。”他稱。每年5月時, 娛樂城體驗金 四川進入豐水期,對于礦工們來說,這是一個難得的機會。但每次豐水期轉枯水期時,礦場都會停電10天,而這段日子總是令人倍感煎熬。

  礦工們的擔憂眼下可能加劇。就在5月18日,據內蒙古自治區發改委網站消息,內蒙古自治區能耗雙控應急指揮部辦公室發布《關于設立虛擬貨幣“挖礦”企業舉報平臺的公告》,稱將全面清理關停虛擬貨幣“挖礦”項目,特設立虛擬貨幣“挖礦”企業舉報平臺。更早前的4月,新疆礦廠也曾停電檢查,導致比特幣算力大幅下跌。

  加密貨幣究竟多“骯臟”?

  而在全球碳中和的趨勢下,比特幣的耗能問題也被推至風口浪尖。那么比特幣究竟有多耗能?

  近期,英國《金融時報》發表了題為“骯臟的貨幣:日益突出的比特幣能耗問題”的專題文章。文中提及,劍橋大學比特幣耗電量指數(Bitcoin Electricity Consumption index)的最新計算似乎表明,比特幣挖礦每年耗電量為133.68太瓦時——這一基于最佳猜測的估算數字在過去5年里不斷上升。這使得比特幣的耗電量略高于瑞典(2020年用電量為131.8太瓦時),同時僅次于馬來西亞(147.21太瓦時)。

來源:FT,劍橋比特幣耗電量指數

  但是,比特幣的真實耗電量數字實際上可能高得多。比特幣價格上漲會吸引新的礦工,用更老、效率更低的設備挖礦。

  當然也有觀點提出,中國有一部分挖礦活動使用清潔的水力發電。但劍橋大學的研究顯示,約75%的礦工使用某種可再生能源,但可再生能源在總能耗中的占比仍不到40%。一些挖礦活動可能在電網外進行,從而加大追蹤難度。所有這些細微差別都產生不可忽視的影響。

  幣圈系緊安全帶

  對投資人來說,更關注的話題是:比特幣還會跌多少?一些投資者可能還關注,何時能進場抄底?

  目前來看,比特幣尚未跌到馬斯克持幣的成本價25000美元。其實,幣價距離“持幣大戶”灰度基金的成本價更是相去甚遠。

  OKlink數據顯示,灰度基金持倉65.29萬枚比特幣,估計成本為89.31億美元。也就是說,每枚比特幣的平均成本僅約1.37萬美元。

  其實,比特幣漲跌只是一方面,投資者能否承受這種極端波動才是關鍵。自2020年10月至此輪下跌前,比特幣從1萬美元上漲至近5萬美元。歐易研究院表示,在比特幣牛市中發生的回撤,大約為基本趨勢方向推進幅度的33%~66%,持續時間在一周或幾周時間。即便自2021年1月以來比特幣已經進入牛市,累計上漲了近2倍,但也經常發生暴跌,其中日最大跌幅超過5000美元的至少有7天,在2月22日和23日連續兩天的日內最大跌幅都超過了10000美元。這樣的高波動會導致無數杠桿客爆倉。

  比特幣的所有權仍非常集中,2%持有者擁有所有可用比特幣的95%。過高的集中度本身就是一種風險,可能帶來價格操控;同時,散戶過多、投機性過強也是導致幣圈暴漲暴跌的原因。

  不可忽視的是,僅僅是癡迷于比特幣高風險回報的投資者要當心了——5月20日發布的4月美聯儲會議紀要顯示,一些成員認為應該開 百家樂 始討論縮減購買金融資產的規模(tapering)。這是一個重要事件,在經濟強勁復蘇的背景下,部分委員對通脹和金融風險的擔心可能在上升。8月的杰克遜霍爾全球央行年會上,美聯儲可能會宣布縮表的時間表。幣圈可能要系緊安全帶了。

Previous post 金融委、央行接連重磅發聲 人民幣匯率將何去何從?
Next post 21人遇難 一場越野賽為何釀成一場嚴重事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