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委、央行接連重磅發聲 人民幣匯率將何去何從?

  4月以來,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一路上漲,幾乎要回到2018年6月以來的高位。對于這一波上漲的原因,市場普遍認為是美元指數走弱帶來的被動升值。對于后市,市場猜測,央行會放棄匯率目標,并對于中長期的升值持容忍的態度。

  5月21日,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召開會議表示,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

  5月23日,央行網站發布了央行副行長劉國強針對匯率機制和匯率問題的回應,再次重申了上述基調,這也是貨幣當局針對人民幣匯率水平一以貫之的態度。

  劉國強還強調,未來人民幣匯率的走勢,將繼續取決于市場供求和國際金融市場變化,雙向波動成為常態。

  值得注意的是,央行此次針對匯率機制問題強調,以市場供求為基礎、參考一籃子貨幣進行調節、有管理的浮動匯率制度,在當前和未來一段時期都是適合中國的匯率制度安排。

  美元走弱推高人民幣匯率

  5月21日,銀行間外匯市場人民幣匯率中間價為1美 百家樂 元對人民幣6.4300元,19日中間價一度達到6.4255元,逼近2018年6月19日的6.4235高點。

  4月以來,人民幣對美元匯率持續走強,4月份一度升值1.3%,最近一個月持續在6.4~6.5之間波動。

  接受第一財經記者采訪的專家認為,4月以來美元指數走弱,是包括人民幣在內的非美貨幣持續走強的最主要原因。

  中銀國際證券全球首席經濟學家管濤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疫情防控形勢、經濟恢復狀況、國際收支等基本面因素沒有太大變化,主要是4月的美元指數下跌,帶來人民幣匯率和美元走勢的蹺蹺板效應,此消彼長。

  今年年初至今,1月份美元指數跌破90后,2月、3月連續反彈至93,4月美元指數再次貶值2.1%,進入5月美元指數再次跌破90。本月迄今為止,美元指數下跌了0.6%,使其今年迄今的跌幅達到1.7%。

  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也基本隨著這一趨勢起起落落。今年3月人民幣匯率結束此前升值走勢,在岸人民幣一度達到6.57的階段性低位,4月開始反彈。

  而從國內的基本面來看,隨著疫情得到控制,中國經濟在全球范圍內是最早復蘇的,進出口回暖,經常賬戶順差,成為人民幣匯率保持穩定的底氣。

  國家外匯管理局5月21日公布的最新數據顯示,今年4月份,在貨物貿易進出口保持一定順差情況下,非銀行部門涉外收支延續凈流入態勢,順差160億美元。

  另一方面,外資持續看好中國市場,持續的跨境資金流入也對人民幣匯率形成支持。外匯局副局長、新聞發言人王春英21日稱,今年4月來華直接投資凈流入保持平穩增長;外資凈增持境內股票和債券195億美元,同比增長3%。

  “放在全球外匯市場,人民幣匯率的走勢應該說是中規中矩,是隨美元指數變化帶來的正常波動。”國際金融問題專家趙慶明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

  劉國強5月23日表示,今年以來,人民幣匯率有升有貶,雙向浮動,在合理均衡水平上保持了基本穩定。

  均衡穩定、雙向波動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劉國強強調,人民銀行完善以市場供求為基礎、參考一籃子貨幣進行調節、有管理的浮動匯率制度,這一制度在當前和未來一段時期都是適合中國的匯率制度安排。

  他并稱,人民銀行將注重預期引導,發揮匯率調節宏觀經濟和國際收支自動穩定器作用,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

  有專家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這是對于近期市場上一些單邊升值預期的回應,表現了貨幣當局對于人民幣匯率制度和匯率水平的態度。

  隨著這一波人民幣對美元匯率再次出現的升值,市場上賭人民幣匯率單邊升值的預期再度浮現。

  5月21日,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重磅發聲稱,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23日,劉國強再次強調了這一一以貫之的基調。

  事實上,隨著匯率市場化的推進,人民幣匯率彈性的不斷增強,這種階段性的起起落落對于人民幣匯率而言,已經并不稀奇。

  “一個月把前兩個月的漲幅全部抹掉,一個月又把上個月的跌幅全部收回來。”管濤 娛樂城體驗金 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人民幣匯率已進入大開大合雙向震蕩“新常態”。

  相比今年上半年人民幣匯率的起伏,去年的波動更甚,2020年上半年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一度跌破7,下半年短短數月又經歷了快速上漲。

  劉國強23日表示,目前,我國外匯市場自主平衡,人民幣匯率由市場決定,匯率預期平穩。未來人民幣匯率的走勢將繼續取決于市場供求和國際金融市場變化,雙向波動成為常態。

  趙慶明認為,短期內影響匯率波動的最敏感的幾個因素,首先還是國際外匯市場,美元指數怎么走,如果美元指數進一步下探,人民幣對美元一定是升值的。第二,還取決于未來一段時期內中美之間的貿易往來。第三是國內經濟的風險因素。

  招商證券首席宏觀分析師謝亞軒認為,從時間維度上,本次美聯儲寬松貨幣政策推動美元進入一個9年左右的中長期弱勢。

  管濤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未來美元指數的走勢還很難判斷。4月份,美國PPI和CPI均出現超預期增長。面對通脹壓力,美國貨幣政策緊縮預期相對中國將會更早更強,屆時美債收益率將會進一步上行。

  不過,管濤認為,在人民幣匯率市場化程度提高、靈活性增加的情況下,即便出現美債收益率上行乃至美聯儲提前緊縮的情形,中國貨幣政策也不會被美國帶節奏。

Previous post 五月以來鋼鐵價格快速上漲:原因為何 未來走勢如何
Next post 美國務卿:美國愿與朝鮮合作 希望了解朝方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