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野賽成奪命跑? 三問甘肅白銀山地馬拉松賽

  央視網消息: 昨天(22日),由甘肅白銀市委、市政府主辦,景泰縣承辦的2021黃河石林山地馬拉松百公里越野賽在比賽開始后約四小時,突然遭遇到極端天氣,截至今早共造成21名參賽選手遇難。一場越野馬拉松比賽為何會造成如此嚴重的人員傷亡?我們先從比賽現場說起。

  比賽突遇極端天氣 導致參賽人員失溫失聯

  5月22日上午,2021黃河石林山地馬拉松百公里越野賽在甘肅省白銀市景泰縣的黃河石林景區舉行,有近萬人參加比賽和健康跑。其中172名參賽人員參加了百公里越野賽。當天中午1點左右,百公里越野賽高海拔賽段20公里至31公里處 受突變極端天氣影響,局地出現冰雹、凍雨、大風災害性天氣,氣溫驟降,參賽人員出現身體不適、失溫等情況,部分人員失聯。

  事發后,當地停止比賽并組織消防、公安、武警等多方力量搜救。由于賽段內地形地貌復雜,加上夜間氣溫下降,增加了搜救難度。參加百公里越野賽172名參賽人員中的151人已經確認安全,其中8人輕傷在醫院救治,情況穩定。另有21名參賽人員找到時已失去生命體征。據多家媒體證實,國內越野跑頂尖選手梁晶,以及全國第十屆殘運會馬拉松冠軍黃關軍也在遇難者名單中。

  據5月23日上午召開的救援工作發布會介紹,這是一起因局部地區天氣突變發生的公共安全事件。甘肅省委省政府已成立調查組,對事件原因進行進一步深入調查。甘肅省白銀市市長張旭晨鞠躬道歉,并表示:“作為賽事主辦方,我們深感內疚和自責,并對遇難人員表示沉痛哀悼,對遇難者家屬和受傷人員表示深切慰問。”

  據了解,5月22日這次馬拉松越野比賽是當地舉辦的第四屆賽事,一場已經有了三屆舉辦經驗的地方賽事,為什么會在第四屆發生如此重大的人員安全事故呢?通過剛才的新聞報道可以看到有兩個關鍵詞“極端天氣”和“失溫”。有關事件的最新情況,我們馬上來連線正在前方的總臺記者安文劍。

  總臺記者 安文劍: 我們采訪到了在景泰醫院留院觀察的幾名傷者,其中有一名傷者是去年就參加過這個賽事。據他描述,去年參加的時候還是比較順利。今年在參加 娛樂城體驗金 比賽之前,他看了天氣預報,預報天氣是9℃—24℃,他認為氣溫是合適的。雖然他也準備了像沖鋒衣這樣的保暖衣物,但是他覺得更適合放在臨近終點的補給站來穿著。但是沒有想到,在經過第二個補給站時就經歷了狂風暴雨的極端天氣導致失溫,據他描述,整個失溫過程也就3—4分鐘。據我們了解,事發后,當地組織了很多人員進行搜救,包括參賽選手第一次在微信群中發布求救視頻時,就組織了人員搜救,但因為當時雨勢較大,有些地方還發生了泥石流,復雜的地勢條件給搜救帶來了困難,而且太陽落山后氣溫出現了非常大的下降。當地及時組織消防、藍天救援隊等救援力量約1200多人,甚至協調了西部戰區某陸航旅提供直升機進行搜救,但由于很多困難,直到23日9時才找到最后一名失聯者。據傷者介紹,他們失溫的時間非常快,失溫的程度也非常高,其中兩名傷者都表 百家樂 示,他們從覺得手指出現麻痹到失去意識過程很快,有一名女性傷者是直到救護車上才反應過來。遇難者家屬陸續到達,當地已經展開一對一工作處理善后事宜。

  通過剛才記者的介紹,部分參賽者對于應對惡劣天氣是完全沒有準備的,而且是自己通過看天氣預報判斷,并把沖鋒衣和一些裝備留到了后面,對此比賽的主辦方也沒有給出其他不同的意見。了解了前方的最新情況接下來我們來關注這樣幾個問題:比賽遭遇到了怎樣的極端天氣,為何沒能預報?什么是失溫,有何危害?主辦方在保障和施救方面是否有漏洞?

  極端天氣在賽前是否有準確預報?

  總臺央視記者也獨家采訪了一位參加這場馬拉松越野賽的參賽人員羅靜,她不僅是戶外運動愛好者,也是中國唯一一個登頂過14座8000米高山的女登山運動員。作為一個專業領域的專業人士,這一次她碰到了什么樣的天氣險境?我們來聽聽她的講述。

  羅靜: 在出發的前一段風雨就非常大,但平地上的風勢還沒有太厲害,很多穿著雨衣的選手在前面走,我們就先跟著。上山一段時間之后,我們發現有人開始下撤,當時就覺得挺奇怪,他們說太冷了,他們都穿著短衣短褲,這個時候沒有太多人出問題。越往上走,下撤的選手就越多,再往后走就發現有人走路打晃、神志不清,這個時候的狀況就是越來越糟糕。他們都提醒我們,說有人已經口吐白沫了,也有人已經倒在地上。當時我狀態還好,就想到前面看一看是什么情況,但我也沒有走的太遠,那個時候人已經非常少了,風更大了,海拔越來越高,我們也有同伴出現神志不清的情況,就趕緊下撤了。

  我們要問如此極端的天氣在事先是否有預報?是否準確預報呢?我們查閱了當地事發前一天的天氣預報。可以看到21日夜間到22日白天,景泰縣大部地方陰有陣雨、北風4到5級。其中黃河石林景區陰有陣雨、北風4到5級,最低氣溫12℃,最高氣溫22℃,但是并沒有具體的冷空氣過境信息。我們知道在氣象預報工作當中短時間內的“極端天氣”是最難預報的,但是做最差天氣下的預防和保障卻是必不可少的。那么參加山地馬拉松這類的比賽應該注意什么細節?北京急救中心主任醫師陳志建議,參加戶外活動應準備專業衣物、應急物品,應準備相關急救物品,包括保溫毯。

  什么是”失溫” ?有何危險?

  接下來我們來解答第二個問題:什么是失溫?有何危害?據公開資料顯示,所謂“失溫”就是身體產熱和保暖的能力長時間小于散熱的能力,導致體溫越來越低的現象。如果長時間暴露在雨雪大風和寒冷環境下、在寒冷環境下仍穿著汗濕的衣物、服裝不夠保暖休息后又不再運動,這些情況都可能會陷入失溫狀態。據公開資料顯示,人體失溫可分為以下幾個階段。一級:輕度失溫:33-37°C,表現為顫抖、心律升高、肌肉不協調;到了二級為中度失溫:29-33°C,表現為恍惚、顫抖、思維麻木、心律不齊;進入到三級,就是嚴重失溫:體溫在22-29°C,表現為昏迷、神經反射消失、低血壓等;最后四級是致命階段:此時體溫已低于22°C,表現為肌肉僵硬,很少能覺察到心跳或者呼吸、很容易出現心室纖顫然后真正死亡。

  北京急救中心主任醫師 陳志: 這次事故主要是低溫造成的人員傷亡。我們每個人的正常體溫是35—37℃之間,如果體溫低于35℃,人就會出現劇烈的寒顫,身體會強烈提示溫度下降了,這個時候應該停賽,趕緊向組織方呼救;體溫低于32℃以后,人體沒有寒顫了,但是情況更加嚴重了;體溫如果低于30℃,生命就會出現危險;體溫低于28℃,心臟可能會出現心搏驟停。所以我們一定要注意低溫對于人們生命健康的影響。

  主辦方在賽事的保障和施救方面是否有漏洞?

  在組織這樣強度和環境的賽事時,除了對天氣要盡量完整的預報之外,在賽事保障和支援上也應有嚴格的要求。我們先來了解一下賽事的地形,我們現在看到的這張圖,就是本次山地馬拉松的賽事路線圖。根據新聞報道,出事的線路位于20公里到31公里之間,也就是圖中第二打卡點(24公里)之前到第三打卡點(32.5公里)附近,這兩個打卡點間相隔8公里,全部是爬坡路段,石頭與砂土混合的路況,很多地方都非常陡峭。官網顯示比賽賽道的總體海拔區間在1500m到2300m,累計爬升約3000m 。

  此外,組織這樣的比賽,在裝備方面應該按照最低自然條件、最差環境氣候做保障。我們在賽事的官網上看到組委會要求參賽者的強制攜帶物品包括了:號碼布、計時芯片、電子軌跡、GPS跟蹤器、照明設備(頭燈)、水具、救生毯、口哨、手機。除了救生毯并沒有抵御極端天氣的裝備要求。而賽事的建議裝備中才看到了風衣、沖鋒衣和保暖內衣,但這并不作為強制要求,所以很多選手當時并沒有準備應對惡劣天氣的裝備,安全措施沒有做足,我們繼續來聽馬拉松賽參賽人員羅靜的講述。

  羅靜: 在來之前,我們聽說這邊的天氣是以熱聞名,所以很多人都是為預防中暑進行準備。來了之后,聽說第二天會降溫,我就比較關注天氣預報多準備了一些防寒的衣物,但多少還是被當地人的經驗誤導。到起跑的時間時,天氣已經非常不好了,風很大,但是衣服已經在提前一天的時候放到了換裝點,很多人沒辦再穿衣服。

  專家解讀:甘肅白銀山地馬拉松賽 21名參賽人員遇難

  那么,要組織一場這個級別的越野馬拉松賽事,作為組織方應該更多考慮到哪些方面的保障和支援機制呢?我們來聽聽溫州大學體育與健康學院教授易劍東的分析。

  溫州大學體育與健康學院教授 易劍東: 極端的惡劣天氣不是我們可以把控的,但是全面預防、專業的預警,以及精心的防護,還有對賽事本身的敬畏之心,對選手生命健康的關注都是必不可少的。此外要提示參賽者的是,要注意自己的身體狀況、自己的水平、裝備物資的準備,不能只為了輕便,為了好成績而忽略對安全的維護,也是不可取的。

  健康和安全既是馬拉松的起點 也應是終點

  對于任何一項運動而言,健康和安全既是起點,也應是終點。這一場比賽造成了21人遇難,究竟是極端天氣的原因?還是組織方的失職?即便是極端的天氣不可控,但全方位無死角的安全措施不能丟。

Previous post 甘肅對山地越野賽受傷運動員已制定心理干預計劃
白俄羅斯戰機攔截載反對派成員的國際客機 歐盟及多國強烈反應 Next post 白俄羅斯戰機攔截載反對派成員的國際客機 歐盟及多國強烈反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