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海洋保護遇上生計——尼日利亞”海龜媽媽”的艱難戰斗

  通訊:當海 百家樂 洋保護遇上生計——尼日利亞“海龜媽媽”的艱難戰斗

  新華社阿布賈5月23日電通訊:當海洋保護遇上生計——尼日利亞“海龜媽媽”的艱難戰斗

  新華社記者郭駿

  5月23日是世界海龜日。在尼日利亞海濱城市拉各斯的一個漁村,幾名剛出海歸來的漁民站在棕櫚樹下,一邊熟練地從漁網上摘下一條條銀色小魚,一邊用當地方言約魯巴語七嘴八舌地向身旁一位藍衣女子傾訴著什么。

  藍衣女子名叫奧耶容可·阿德格比勒,是尼日利亞海洋研究所研究員,因在海龜保護方面的熱忱被拉各斯沿海多個漁村居民稱為“海龜媽媽”。

  正在當地漁村進行海洋保護知識宣傳的阿德格比勒對新華社記者說,漁民們告訴她有關海龜的情況。

  阿德格比勒很長一段時間都不知道尼日利亞有海龜生存。2002年,剛從拉各斯大學畢業的她前往英國參加一個海洋保護會議,一名參會人員問她尼日利亞是否有海龜,她回答說沒有,從未聽說過。

  2009年,她作為尼日利亞海洋研究所研究員到拉各斯萊基區一個海灘做調研時發現一個海龜殼,這才意識到尼日利亞有海龜。她和幾名同事組成團隊,開始研究海龜在尼日利亞的棲息狀況。他們頻繁出入拉各斯一些沿海漁村,吃驚地發現海龜在尼日利亞的生存狀況并不理想:當地人要么把它們當成食物,要么當成敵人。

  “我第一次在當地村莊看到海龜時,差點引發騷亂。它就像一頭小牛,全村人計劃分食這只海龜,”阿德格比勒說。她和同行同事試圖勸說村民放了海龜,但村民堅持要收5萬奈拉(約合140美元)才肯放,這超出了阿德格比勒的承受能力,雙方陷入僵持后他們受到一些年輕人威脅,最終只能作罷。

  她說,一直以來當地人把海龜當成一種食物。當地漁民還與海龜有“私人恩怨”。“海龜(在海里)會吃被漁網圍住的魚,當漁網收攏后,海龜就會大力掙扎脫困,有時會撕破漁網。”

  她 娛樂城體驗金 說,漁網對于收入微薄的漁民來說價格昂貴,是生計所依,遭到海龜破壞后肯定會十分憤怒。當地人還相信,如果出海第一網碰到海龜,就預示壞運氣,當天可能會一無所獲,于是只能抓回海龜作為補償,畢竟家中還有妻兒要養活。

  但種種困難沒有嚇住“海龜媽媽”,她繼續前往各個漁村,反復告訴當地人海龜是受保護的瀕危物種,獵殺海龜是違法行為。為方便開展工作,她與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成立了尼日利亞海洋和海岸保護協會,通過舉辦清理海灘垃圾等活動提升民眾海洋保護意識。

  如今,阿德格比勒經常去的一些漁村只要出現海龜,她就能從當地居民那兒得到消息,然后通過勸說或支付少許錢物讓漁民釋放海龜。

  今年58歲的塞貢·葉海亞是拉各斯萊基區的漁民,有著近40年捕魚經驗。他告訴新華社記者,現在他會釋放被漁網困住的海龜,有時會得到一些現金補償。“我們這里不是每個人都明白保護海龜的必要性。如果我們能得到政府更多支持,就會更有環保意識。”

  阿德格比勒說,尼日利亞有著850多公里的海岸線,但迄今沒有一個海洋保護區。她的夢想是在不久的將來可以在各方支持下建立尼日利亞第一個海龜保護地,使其成為提升民眾環保意識的教育基地,還可發掘其旅游方面的潛力。

Previous post 六安霍邱縣一工地塌方致3人死亡 事故原因正在調查
Next post 黑龍江富裕縣沉船事故救援最新進展:沉船位置初步鎖定 將對失聯人員定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