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里的山嶺無朱鹮——探訪40年前朱鹮發現地

  新華社西安5月23日電題:這里的山嶺無朱鹮——探訪40年前朱鹮發現地

  新華社記者姜辰蓉、付瑞霞、劉瀟

  姚家溝,位于陜西洋縣,1981年5月23日,科學家在這里發現了被認為已經滅絕的野生朱鹮。這次發現讓這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山村聞名世界。在朱鹮發現40周年到來之際,記者前往位于秦嶺腹地的姚家溝。

  朱鹮通體潔白,翅下和尾下綴有粉紅色,展翅飛翔時,宛若掠過天邊的云霞。這種鳥類曾廣泛分布于俄羅斯遠東、朝鮮半島、日本和中國一些地區。20世紀中葉以來,朱鹮棲息地面積不斷縮小,種群數量銳減。人們曾普遍認為,野生朱鹮已經滅絕。

  在陜西漢中朱鹮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局工作人員薛學智的帶領下,記者冒雨走了兩個多小時泥濘的山路,來到姚家溝。這里群山環抱、綠樹成蔭,鳥聲蟲鳴相合。幾間民房曾作為保護站使用,現在只有66歲的村民龐朝貴住在這里。

  龐朝貴說,40多年前,姚家溝有7戶30多口人,靠種30多畝水田為生。由于交通不便,這里幾乎與世隔絕。保護站屋后的山坡上,是一片青岡(學名“槲櫟”)樹林,1981年中國科學家就是在這里,發現了在樹上筑巢的一對朱鹮和巢中3只毛茸茸的雛鳥。

  這片青岡樹林并不算粗壯,卻是朱鹮曾經的“庇護所”。“青岡樹生長雖慢,但很高大。朱鹮最喜歡在高大的樹木上筑巢。”薛學智說。

  “我們這里把朱鹮叫‘紅鶴’,我們插秧時,它們總是跟在后面,不緊不慢地在水田里找吃的,小魚、小蟲等都是它們的食物。”龐朝貴回憶著過去與朱鹮相伴的日子,“有時候它們會把剛插好的秧苗踩得東倒西歪,我們就需要返工。”村民們覺得這些大鳥“憨憨的”,并沒有傷害它們。朱鹮也十分親人,它們就把巢筑在村民的屋后。

  直至專家隊伍來到這里,村民們才知道,原來這種鳥兒如此珍稀。發現朱鹮后,專家們在姚家溝一住就是3年,這里也成為中國第一個朱鹮保護機構。

  如今的青岡樹林寂寂無聲,早已“鳥去巢空”,村民們多年前也陸續搬遷到山下居住。龐朝貴一人守護著這個曾經的朱鹮“庇護所”。“我自小就和朱鹮相伴,也是看著它們重新被發現。我就守著這里,如果有人來,也能帶他們看看保護站,講講朱鹮的故事。”

  “這些年姚家溝范圍內基本沒有再監測到朱鹮。可能是因為朱鹮非常親人,它們自古就與人類相依相伴。”薛學智說,“現在各地生態好了,也少有人傷害它們。朱鹮也有了更好、更大的生活區域。”

  40年來,通過人工繁育、野化放飛、棲息地保護等措施,朱鹮家族不斷壯大,種群數量已由1981年發現時的7只,擴展到現在的7000 百家樂 余只,朱鹮受威脅等級從極危降為瀕危。

  朱鹮的棲息地面積也在不斷擴展,已由不足5平方公里,擴大到1.5萬平方公里,棲息地由最初發現時的陜西省洋縣逐步向東亞歷史分布地恢復,呈現出以秦嶺為中心向四周擴散的趨勢。

  現在朱鹮家族早已擺脫“偏安一隅”“孤羽7只”的境地,它們展翅高飛,在陜西、河南、浙江等地均已安家 娛樂城體驗金 。日本、韓國在中國的支持和幫助下也建立起朱鹮的野外種群。

  如今的朱鹮已經不需要“庇護所”的保護。展翅云海間,萬里任翱翔。

Previous post 全國勞動模范袁隆平逝世,中華全國總工會特致唁電沉痛哀悼
Next post 湖北潛江通報一入境人員核酸陽性:相關477人均為陰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