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銀山地馬拉松運營公司:前三年中標金額近400萬

  中新經緯客戶端5月23日電 (張燕征 高鉑寧)來自重慶的王金明,今年42歲。現在可以說話交流,身體恢復較好。剛進醫院時,身體疲倦,意識模糊,手腳冰涼,手上、腳上、膝蓋都是傷,被石頭、植物刺傷。

  王金明表示,這是他第一次參加甘肅山地馬拉松越野比賽。“全程共設置9個補給站,每10公里左右有一個補給站。出現極端天氣是在兩個站點之間,全是上坡路,陡峭。”

  “我師姐的朋友就參與了這次甘肅山地馬拉松的百里越野賽,出發前,對方還和越野選手梁晶合照了,沒想到這么優秀的越野選手就止步白銀了。”北京資深越野賽跑友賈先生對中新經緯客戶端表示,朋友已安全撤回,目前仍沉浸在悲痛之中,不愿接受采訪。

  截至23日上午12時,這場172人參加的比賽已確認21人遇難,其中包括寧波江南百英里冠軍梁晶、中國跑圈知名的曹朋飛、黃印斌和殘奧會冠軍黃關軍在內的精英跑者。

  黃河石林山地馬拉松百公里越野賽失聯救援指揮部介紹,22日上午,在甘肅省白銀市景泰縣黃河石林景區舉行了黃河石林山地馬拉松百公里越野賽。當天下午1點左右,百公里越野賽高海拔賽段20公里至31公里處,受突變極端天氣影響,局地出現冰雹、凍雨、大風等災害性天氣,氣溫驟降,參賽人員出現身體不適、失溫等情況,部分參賽人員失聯,比賽停止。5月23日上午8時,黃河石林景官方微博宣布,景區緊急閉園,開園時間另行通知。

  “完賽即發1600元補助”

  第一批安全撤回到終點的選手之一的山地馬拉松百公里越野賽的跑友“流落南方”撰文回憶了事情的經過。

  “流落南方”在文章中透露,本次活動為第四屆馬拉松比賽。前面幾屆賽事,組織工作一般般,但完賽即發1600元補助,除掉1000元報名費,完賽可凈賺600元,一般地域的選手參賽費用基本就覆蓋掉了。

  該越野賽的賽道,有人認為是國內最簡單的,因為整體爬升不大,且賽道難度低。但在“流落南方”看來,賽道海拔整體在2000米上下,且出了景區后絕大部分處于無人區,另外賽道關門時間為20小時,一些入門級的選手很難完成。

  死里逃生的“流落南方”表示,今年比賽的問題出在極端天氣上,短時間內景區氣溫驟降。另外,在最難的CP3賽段中,山是石頭和砂土混合的路況,選手們需要手腳并用往上爬,并且該賽段不提供任何補給。在全身濕透、十指凍到沒知覺的情況下,他選擇了退賽。

  在馬拉松愛好者賈先生看來,這次“甘肅山地馬拉松事故”不僅是天災,也是人禍。賈先生認為,山地馬拉松與城市馬拉松最大的不同就在于山馬的絕大部分路段是在山地環境里進行,且對路面的高差、坡度是有一定要求。“山區氣候多變,活動方應該有各種應急預案,投入更多的補給站。但這次活動方的補給站和救援能力顯然不夠。”

  “一般來說,參加百公里越野馬拉松的門檻要求很高,比如要求近一年至少完成過2次全程馬拉松或1次50公里及以上的越野跑比賽等。所以能參加這種級別賽事的選手大多都是頂尖的越野賽選手。”賈先生稱,這次賽事“損失了越野賽優秀人員的半壁江山”。

  運營方前三年中標金額近400萬

  據新華社消息,該賽事由白銀市委、市政府主辦,景泰縣承辦,具體賽事運營由甘肅晟景體育文化發展有限公司(下稱甘肅晟景體育)負責。

  天眼查APP顯示,甘肅晟景體育文化發展有限公司注冊于2016年9月2日,注冊地址為甘肅省白銀市靖遠縣興隆街14號,注冊資金500萬元人民幣,法定代表人吳世淵,經營范圍包括:企業營銷策劃、市場營銷策劃、企業形象策劃、體育賽事活動策劃等。從股權結構看,執行董事兼總經理吳 百家樂 世淵持股50%,監事張小燕持股50%。

  除了經營上述甘肅晟景體育公司,吳世淵還在甘肅福元堂生物養生有限公司、甘肅千葉潤城園林綠化有限公司、甘肅泰圸農業有限責任公司等8家企業任職,涉及領域包括餐飲、農產品、綠化工程等項目。

  梳理甘肅晟景體育公司之前的業務項目可以看到,2018年5月,該公司中標“黃河石林大景區管理委員會2018首屆黃河石林國際百公里越野賽暨首屆黃河石林國際馬拉松賽運營服務項目”,中標金額150萬元;2019年7月,中標“白銀市平川區體育中心2019年首屆平川半程馬拉松賽運營服務項目”,中標金額97.68萬元;同年10月,中標“靖遠縣文體廣電和旅游局2019靖遠第三屆國際馬拉松賽運營服務項目”,中標金額149.5萬元。

  據景泰融媒體披露,今年黃河石林百公里越野賽設置了健康跑、21公里越野賽和100公里越野賽三個項目。其中,百公里越野賽路線為:黃河石林景區門口(起點)—豹子溝廣場—觀景臺—常生村—朱家窯—付家峴—金坪村—戚家泉—豹子溝廣場(終點),100公里越野賽的參賽限制人數為400人。

  不過,中新經緯客戶端查詢中國政府采購網及白銀市公共資源交易中心官網,并未發現本次黃河石林山地馬拉松的相關招投標信息。

  某體育賽事的負責人楊先生在接受中新經緯客戶端采訪時表示,從辦賽流程來看,任何一個 娛樂城體驗金 體育比賽,首先要向當地的政府要去報備。其次要跟當地的體育局要取得聯系,拿到相關部門的批文后,才有資格進行招投標,引入相關的承辦方組織相應的比賽。

  楊先生表示,一般來說,作為體育賽事的籌備方,接到項目后會先勘探路線,對當地的場地條件、氣候因素進行調研。根據封閉賽事還是開放賽事、參賽人員水平等因素設置比賽。另外,賽事組委會還會設置應急預案,充分保證所有參賽人員的生命財產安全。

  “對于常規賽事也不能大意,隨著時間和環境的變化,賽事場地的狀況也不同。比如有些路段會損毀或中斷,需要活動方及時調整路線和后勤保障。”楊先生介紹道,組織大型的戶外馬拉松越野跑難度更高,鑒于山區氣候的多樣性,不僅需要時刻追蹤天氣變化,還需要參考近三年該區域的天氣變化數據。一旦出現意外情況,主辦方要及時叫停比賽。

  “可以說任何一場比賽都是‘人海戰術’,比如北京馬拉松比賽的服務人員大概是1:5,或者是1:3,也就說一個參加比賽的選手,至少有三個人進行服務,包括攝影攝像、志愿者等工作服務人員,而越野馬拉松比賽一般都在很偏僻的地方,更是增加了交通、人力成本。”楊先生稱。

  馬拉松賽事成“香餑餑”

  隨著人們越來越重視運動,馬拉松賽事產業迎來了發展機遇,全國各地掀起了馬拉松舉辦潮,相關比賽數量和參跑人次均明顯增長,馬拉松相關市場規模激增。

  據中國田徑協會發布的《2019年馬拉松數據分析報告》,2019年,中國大陸共舉辦馬拉松規模賽事1828場,較上年增加247場,同比增長15.6%;全國馬拉松及相關賽事總參賽人次累計達712.56萬,較上年的583萬人次同比增長22.22%,與2017年的498萬人次和2016年的280萬人次相比,跑者數量大幅上升。

  作為歷史最長、知名度最高、規模最大的國內頂級單項賽事,北京馬拉松報名人數逐年上升。因為報名人數過多,北京馬拉松主辦方設計了抽簽制度,2019年,北京馬拉松中簽率僅為16.9%。

  除了中簽率低,近年來,馬拉松的報名費普遍漲價。參加過四次全程馬拉松的魏先生對中新經緯客戶端稱,“比如2018年,我參加的某城市全程馬拉松報名費是120元,2019年漲至150元,現在普遍在200元左右。越野馬拉松的報名費更貴,從前幾年的四五百元漲至現在的千元左右。”

  北京國際馬拉松的長期賽事運營方中奧路跑體育管理有限公司(下稱中奧路跑)財務數據顯示,2019年,中奧路跑的凈利潤超過5500萬元。

  然而,受新冠肺炎疫情沖擊,體育賽事曾一度陷入停滯。港股上市公司智美體育集團財報顯示,2020年,賽事運營部門的收入銳減99.1%,僅有70萬元,集團總營收銳減94.4%,共計894.2萬元,錄得虧損為4398.5萬元。根據中體產業2020年年度財報,中奧路跑的凈利潤降至39.31萬元。

  隨著疫情逐漸好轉,2021年各地的馬拉松賽事全面復蘇,北京、西安、成都等地都已“鳴槍起跑”。中新經緯客戶端查詢中國政府采購網發現,2021年以來,共有75條與各地馬拉松賽事有關的招標、中標等公告。

有關馬拉松賽事相關標的公告 來源:中國政府采購網

  23日傍晚,國家體育總局辦公廳發布通知稱,由于近期體育領域安全形勢嚴峻,將于晚間召開全國體育系統加強賽事安全管理工作會議。(中新經緯APP)

Previous post 袁隆平,整個世界都會記住您!
Next post 中國工程院多位院士追思袁隆平:為糧食安全做出突出貢獻